Skip to content

[日记]20140126

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典型的强买强卖。
以前有人说过:“我没有让你生我,你就把我生下来了,根本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这话乍听起来简直是无理取闹。但细思极恐,完全没错啊。如果看过关于哲学方面的东西,跟那些较劲的比起来,这也就不是那么没道理了。
当父母没有得到子女的许可/意见就把孩子生下来,养大以后,不管养得怎样,不管孩子得到了怎样教育和生活,一旦孩子开始能够独立地在社会上生存,父母就可以开始进行索取了,从关怀到赡养。如果孩子做得没有到位,那么还有整个家庭乃至整个社会舆论来帮腔。
这个恶习继续延续下去,在和一些朋友交流到关于生孩子的时候,往往会有人说:“你不生孩子那你老了怎么办。”果然生孩子是为了养老么。
虽然不能说是一本万利,但是在强大的舆论体系和当前的道德普世价值之前,生孩子确实几乎是一个绝对有回报的投资,呵呵。
不要问国家可以为你做什么,你应该要问自己可以为国家做什么。
其实,不要问孩子可以为你做什么,你应该要问问自己对孩子做了什么。

我在 Evernote 上面有一个经常都在更新的 note 的名字叫做“死亡清单”。
那列出了一些特性,全部都是我所厌恶的,而且我觉得大部分应该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增加的特性。
当我慢慢开始出现了清单上面的特性,我觉得我应该就已经变成一个我所厌恶的人了,那么我应该死去了。
我一直都是很畏惧死亡的。其实想想,畏惧的应该是对死亡来临的畏惧。随着时光慢慢地流逝,对孑然一身的向往,死亡似乎已经没那么可怕了。
不过畏惧多少是一直存在的,所以可能到了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变了的话,大概会请人帮助我死掉吧。
也许也会亲自操作。未来谁说得准呢。

虽然我很享受孤独和寂寞,但是所有的心理学家都说了人是社会性动物,那应该多少不会完全是假的吧。
于是我也多少有倾诉的需求。更多的情况下是把心里想的说在这里,因为本来也没什么人会看,跟用 Day One 啥的没差,以及偶有几个人看的话,那也应该是能够进行沟通的人,不用担心。
但是,据说鹰和大象都是会在死之前避开所有同类,独自静静面对死亡来临的,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我开始慢慢地将一些想法告诉了我根本不想告诉的人,比如 Mr Young 和 Ms Lee.
比如我竟然将把我惹毛了我会逃离的事情告诉了 Ms Lee.
真是脑子抽了吧。不过她也没多少反应。
不过因为很多时候都会因为本能而做一些自己也不太理解的事情,最后知道本能是为了保护自己,也还是很容易释然。

到 MUJI 的网站上,竟然看不到我喜欢的那个2K5的单人沙发了,只有一个5K5的双人沙发。不会是打算缺货了吧。
如果 Ms Lee 购房的事情能顺利进行或者没有太多意外亏损地解决,我就决定买一个。
毕竟跟他们这些动不动要买几十万的房子的神经病比起来,我这算好很多的 =。=

如果以后我要开一家卖杂货的小店,一定会用我的豆瓣私人频道来播放音乐。

每个人自尊的点都很奇怪。
以前还住在正通顺的时候,因为深知IP66网络的特性,所以夏蝉来作客的时候说:“你们家的 WiFi 是假的”的时候,我是一笑置之或开玩笑地否决。
现在搬家以后,他有来,又说过一次“你们家的 WiFi 是假的”,我瞬间就毛了,然后怒吼了他。而且还被看出来了我生气 = =||
来想想为什么会动怒呢。
0、网络是电信的,所以质量比IP66的好很多,几乎不可能造成什么问题。但是我对电信是深恶痛绝的,所以不可能因为这厌恶的东西而和好朋友生气。
1、路由器是一个支持2.4Ghz和5Ghz以及802.11ac的Dlink路由器,而且我精挑细选(虽然很便宜)。所以很有可能,因为以前学的就是计算机专业,还在网络公司工作过,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吧 = =||
2、夏蝉用的是 iPhone 5,对该公司产品的信任让我同样不能接受是这个产品的问题。
综上,我可怜的自尊应该是来自于自己以前的专业。可是,都已经不再做跟以前专业相关的事情,并且时刻都在逃避,有什么资格为这方面而生气…
没勇气捡回以前丢失的东西的人都是活该被践踏自尊的。

如果我总是重复 看书的感觉真好,应该会被鄙视吧…

Categories: 日记.

Comment Feed

2 Responses

  1. 你竟然是从0开始计数的。

    跑题君2014-01-31 @ 22:22回复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