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日记]20140914

历史的进程是一个匀速的圆周运动,这个圆周上有无数的小凸起,这就是我们。当我们不作出任何改变时,历史在经过我们时就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如果我们作出一些改变,不论是单纯的自我改变还是有对现状影响,那么当历史以匀速再次降临时,速度就会发生变化,那我们的生活才能有不同的经历和遭遇。
我在想,等搭载Broadwell处理器的RMBP更新的时候我要买,那么我就有更好的工具来做很多事情,那么我的生活就会有很好的改善。
其实,我在高中买iPod shuffle的时候,也是这样想。
重要的从来不是工具和时间的行进,而是我们自身是否有任何改变与努力。

胖子说,不管到底是怎样,看到你能有变化,我真的就觉得很开心。我问有些什么变化。他说,比如你不会骑自行车,以前给你说学,你说那没用你才不学,现在你把自行车已经学会了;比如以前鼓励你去考驾照,你也是说不想开车不去考,现在要去报考驾照了,这些变化我看着就觉得很开心。
其实自行车,我从小就一直笃定是要学的,只是一直都没有自己的自行车,我压根儿想象不出自己在坐上去会高出半个头的自行车上能学会骑它,而且我也不喜欢借别人要用的自行车来学,本身学自行车就是一件对自行车损耗非常大的事情。因为长期处在这样无法接受的情况,所以我口吻坚定地说我才不学。
口是心非,应该是任何一个双鱼的特征,只是有的人特别明显。

我爱我的工作。同时我也比任何人都更害怕失去我现在的工作,虽然这几乎不可能发生。
我能看到的每个同事,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即他们的核心竞争力。而我自己,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能做什么。
以前的工作是几乎无法再做的我不客气地说,所有的技能我几乎都已经丢掉了,更何况那还是一个要随时保持更新的行业。
甚至我近乎寻求安慰地问胖子,我是否合适做保险?胖子也是毫不客气地告诉我:你不适合。
在与一个同事吃饭的时候,他表示觉得我挺不错的啊。我自讨苦吃地问他那你觉得我擅长什么我能做什么。他思考了一会儿,也只说:我就是觉得把你放在任何一个岗位我都会觉得放心。
如果谁知道我还能做什么、适合做什么,请一定告诉我。

在有的行业,28是清晰又直观的,但是在其他行业,真的就是考SB和屌丝撑起来的 ╮(╯_╰)╭

熊美美说,HIV其实已经变成一个标识、一个符号了。我反驳我只在意对身体实际的危害。
他说,现代的医学已经对HIV有了很好的控制,只要坚持服药,对生命的时间几乎没有影响。
这与我了解到的客观事实也是相符的。于是我沉默了,对啊,HIV对生存时间的影响已经很小了,比那些得癌症的都要好很多其实,那我们这么诚惶诚恐,其实是害怕给自己贴上那个标签。想想因为害怕HIV而不敢和别人做爱,与有HIV不能和别人做爱,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相比上一辈的人,我对一些面子不在意。但是在另外一些方面,其实我表现出的是比他们更偏执的在意。
我说我,没有说我们,因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们是不是也是这样。

好开心大部分人都对Apple Watch表示觉得没意思。
iPhone刚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一直笃定如果你决定要做的事情是众叛亲离的,那么一定要做,这样才能过滤出并拉黑你身边的SB们。

Categories: 日记.

Comment Feed

No Responses (yet)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